蕾妮·齊薇格:出走十年,為了不做下一個朱迪

發布時間:2020-01-23 09:39   來源:羊城晚報  

  在近日剛頒發第26屆美國演員工會獎(SAG)上,51歲的蕾妮·齊薇格憑她在傳記片《朱迪》中的演出獲得了電影類最佳女主角獎。這是她第四次站上這個領獎臺,之前的獲獎作品是2002年的《芝加哥》(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群戲)和2003年的《冷山》(最佳女配角)。這次獲獎也讓齊薇格成為演員工會獎上得獎次數最多的女演員。

  美國演員工會獎向來是奧斯卡演員類獎項的最重要風向標,加上齊薇格此前已經憑此片拿下金球獎的劇情片類最佳女主角,以及亞特蘭大影評人協會獎、英國獨立電影獎、好萊塢電影獎、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美國評論家選擇電影獎等一系列最佳女主角獎杯,即將在2月揭曉的奧斯卡要給她一個小金人幾乎已板上釘釘。

  這是蕾妮·齊薇格“消失”近乎10年后的一次回歸。她在2010年意識到自己患上抑郁癥并最終決定暫離演藝圈,好好愛自己。這次自我拯救讓她以更從容的姿態回歸,也讓她避免走上她扮演的那位好萊塢前輩的悲慘結局。

  『換頭』演繹?揭秘她是如何做到的

  很多人看到《朱迪》的海報,都會以為上面印錯了主演的名字。蕾妮·齊薇格?記憶中《BJ單身日記》里那個胖嘟嘟喜歡瞇眼笑的“傻大姐”,跟《朱迪》海報上這個瘦削雍容甚至帶點晚年赫本氣質的女人竟然是同一個人?

  這是一次從外形到內心都全面向朱迪靠攏的嘗試。只有當齊薇格扎著金色馬尾辮登上演員工會獎的領獎臺,并習慣性地瞇眼大笑的時候,人們才能真正意識到熟悉的齊薇格還在,以及她在《朱迪》一片中所做的顛覆有多么徹底:深色的短發,下垂的嘴角,連四周的皺紋都顯得哀傷的雙眼……朱迪生前曾留下了很多采訪和家庭錄像帶,這對齊薇格重現她的狀態幫助很大。此外,很多細節例如化妝、聲音甚至走路的方式,齊薇格都做出了令人察覺不到但卻能讓人感覺到仿佛“換了一個人”的變化。古爾德尤其提到了她刻意的駝背。因為,曾經米高梅公司老板路易斯·梅爾就喜歡叫朱迪“小駝背”。

  齊薇格還在《朱迪》中親自演繹了朱迪的演唱部分。魯伯特·古爾德透露,齊薇格一開始就表態:“好吧,我試著唱一些,但假如我唱不好,那我們就叫別人來唱,或者索性就用原版。”古爾德承認,齊薇格的爽快態度讓所有人在這件事上都放下了壓力。雖然整個過程中,魯伯特·古爾德還是請別人來錄了其中的兩三個大型演唱現場,并且他透露“齊薇格可能因此生氣了一段時間”,但最后,他還是在片中用了她的演唱版本。“這不光是因為齊薇格確實是一個好歌手,還因為別人的歌聲雖然聽起來更干凈,但缺乏她特有的那種情感力量。我就是喜歡那種生動的粗糙感!”

  她演朱迪?連導演都說『無法想象』

  《朱迪》屬于好萊塢經典范式的傳記片,主人公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在好萊塢大火的女星朱迪·嘉蘭。這個出身于雜耍演員家庭的女孩從3歲起就跟自己的兩個姐姐在父親的劇院里登臺表演,藝名“大嗓門小妞”。1935年,13歲的朱迪被米高梅電影公司的老板路易斯·梅爾發掘,從此走上銀幕。1938年米高梅籌備《綠野仙蹤》,但因為當時最出名的童星秀蘭·鄧波兒漫天要價而想到朱迪,后者一舉成名,這一年朱迪才不過16歲……可以說,朱迪的成長經歷看起來跟蕾妮·齊薇格一點都不像。

  蕾妮·齊薇格出生在美國德克薩斯的一個小鎮上,那里既沒有有線電視也沒有劇院,直到上大學齊薇格才看上人生中第一場電影。也是在那里,她選修了表演課并發現了自己的表演天賦。唯一稱得上“重合”的或許是兩人獲得機會的方式:1995年,因為原定出演《廣大世界》的女演員懷孕,蕾妮·齊薇格獲得了出演該片的機會,并因此引起導演卡梅倫·克羅的注意。

  為什么要請齊薇格來演朱迪?《朱迪》的導演魯伯特·古爾德在一次接受采訪時承認,他在見齊薇格之前,也根本無法想象由她來演朱迪會是個什么結果。“會不會是又一個布雷吉特·瓊斯(《BJ單身日記》女主人公)?”他說,“我的意思是,她當然是個好演員,只是她來演朱迪,確實會有點奇怪……但也讓人激動。”然而,最后齊薇格成功了,她憑這部片再度拿下了演員工會獎的獎杯,而且是最沒有爭議的一座。

  都經歷過『黑暗』?但她選擇了自救

  在演員工會獎領獎臺上,齊薇格在致辭的最后表示,她要把這個獎獻給她的扮演對象:“朱迪·嘉蘭,50年后,這是給你的。”齊薇格出生在1969年春天,而朱迪的生命則結束在那一年的夏天到來之前。這同樣也是《朱迪》一片中故事開始和結束的年份。1969年6月,朱迪·嘉蘭被第五任丈夫發現死在寓所中,年僅47歲,驗尸結果是“服用了過量的安眠藥”。

  事實上,在16歲那年憑《綠野仙蹤》中的一曲《Over the Rainbow》走紅,并因此獲得第12屆奧斯卡的“最佳童星特別獎”之后,朱迪的人生就開始從巔峰逐漸滑向痛苦和分裂……她在事業上越來越紅,但背地里卻長期精神緊張,并依靠藥物來控制體重。1951年,29歲的朱迪陷入人生最低谷,經歷了離婚且被米高梅辭退,她甚至一度尋求自殺。雖然后來她又重新站起來,并于1954年憑音樂片《一個明星的誕生》重返大銀幕并獲得了金球獎最佳女主角,但多年來的藥物依賴和精神問題,最終讓她的復出成功變成了曇花一現。在她去世前的一年,她到英國發展,跟倫敦一家酒家簽訂了三個星期的合同,但表現卻極為糟糕——經常忘記歌詞,或在臺上失聲,甚至因此遭到一位觀眾的當場質問。

  這或許才是齊薇格真正跟朱迪相通的部分,只不過在危險面前,齊薇格做了跟朱迪完全不同的選擇。去年,50歲的齊薇格首次承認自己曾陷身抑郁癥危機,而這就是她從2010年開始消失了近乎10年的真正原因。“我長期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在我的人生清單上,我從來都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齊薇格說,“我的治療師讓我意識到,我人生99%的時間都是作為公眾人物度過的,現實生活中的我只占一小部分。”她還提到有一次在機場偶遇朋友薩爾瑪·哈耶克,對方給了她一句忠告:“玫瑰不會一年四季都開花,除非它是塑料的。”她因此意識到,自己一直在假裝OK,假裝可以不停地工作,就因為那些所謂的“正當理由”:這個機會太令人興奮了!可能一輩子你只會遇到一次!不做的話你將來會后悔!“但事實上,我更需要的是重新讓自己振作起來,然后好好休息。”于是,她選擇了停下來接受精神治療——最終,避免了讓自己變成下一個朱迪。如今的齊薇格回來了,她感到精力充沛并對未來充滿興趣:“也許我看起來是老了,但誰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改變呢?哈,我現在很快樂!”

  責任編輯:楊博文

双色球蓝球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