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頃竹料出深山 赤水河流域融入陸海新通道

發布時間:2019-11-27 09:51   來源:貴陽網-貴陽晚報  

  赤水市葫市鎮萬頃竹海環抱,重慶商人投資建設的天島湖康養度假村受熱捧

  紅赤水生產車間內,工人正在忙碌著

  紅赤水——曾經的小作坊成長為一個園區

  赤水河紅軍大橋擴展川黔新通道

  ■引言

  2019年3月11日,重慶市發改委在網上公布了《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區建設實施方案》,這是繼2018年4月,渝黔兩地政府簽署《重慶市人民政府貴州省人民政府合作框架協議》之后具體的并有實質性的進展方案。

  《方案》指出,以融入“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建設為契機,在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生態保護、脫貧攻堅、體制機制創新等領域尋找合作機會,實現分工協作和抱團發力,不斷豐富合作內涵,不斷拓寬合作范圍,將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區建設成為渝黔合作“領頭羊”。

  重慶與貴州,地緣相近、山水相連、人文相親,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尤其是渝南和黔北還同屬巴文化的范疇,這為渝黔合作示范區的建設提供了重要保證。在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區中,其中沿線很多縣區均為遵義地區。

  11月初的赤水河畔山嶺上,剛采完菜竹筍的人們,來不及休息,又開始搶收地下的冬筍。

  山腳下,王德斌的工廠開足了馬力,消化著沿彎彎曲曲的山路、不斷運來的鮮筍;另一家企業的董事長梁瑩,則忙著消化處理手頭的家具訂單。

  彎彎曲曲的山路,僅在赤水市就有2600多公里。它們出自大山,卻連通往長江、進大海的水路、公路。

  在赤水河流域,被送往全球的,還有白酒、旅游、康養為主的生態產品。

  赤水河,這條貴州最繁忙的航道,也是貴州距長江最近的地方。現在的赤水河流域,不僅是貴州長江經濟帶上的“橋頭堡”,更是融入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急先鋒”,是黔、川、渝抱團發展的典范。

  A

  公路轉航道 萬頃竹料出深山

  11月7日,離“雙11”購物狂歡節還有3天,紅赤水集團天然源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線上,工人們正在加班生產竹筍、花生、海帶、菌菇類、肉制類等食品。

  生產食品的原材料,來自遠處陡峭的大山上。曾經,“看到屋,走到哭”、“交通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是大山上的真實寫照。

  赤水河兩岸川黔交界的大山上,連片竹林面積超過200平方公里。其中,僅赤水市境內就有130多萬畝。

  王德斌等人,十多年前在山腳開辦了一間作坊,將產自深山的竹筍等,加工成食品,試圖為赤水市20多萬竹農,再多找到一條新路。

  在他之前,亞洲最先進的竹紙漿生產線建設議題,三上國務院辦公會議后,最終敲定落戶赤水市。按照設計,這座20萬噸規模的優質紙漿生產廠,將消化周邊250平公里范圍內的竹料。

  但無論是王德斌,還是竹紙漿廠,都遇到了棘手的問題——原料下山難。

  赤水市交通局公路管理所所長吳正微說,別的地方,修一條路可能會輻射好幾公里。但在切割劇烈的赤水河流域,一條產業路,只能輻射沿線幾百米,甚至幾十米。

  “我們不斷地修路,除了通村路、通組路,還要修產業路。”他說,僅2018年,全市光通往竹林深處的產業路,就修了2600多公里。

  這些產業路,與通村、通組路相連,甚至跨越黔、川省界,像一條條毛細血管,連通著鄉道、縣道、省道、國道和高速公路以及赤水河邊的碼頭。

  赤水市,成為貴州省公路密度最高的地方——每平方公里公路2.99公里。

  今天,隨著一條條通村、通組公路,尤其是產業公路,由村莊繼續延伸到竹林深處,滿山的竹子、竹筍,還有其它土特產,大多能用車運到山腳的工廠里。

  路通,產業興,百姓富。

  王德斌等人創建的紅赤水集團,由最初只有12人的小作坊,發展成面積210畝、員工近700人的食品工業園區。園區內,吸納了14家食品加工企業,去年的產值突破1.08億元。

  解決了原料供應的竹紙漿廠,迸發出強大生產力,產品更豐富,去年生產高檔生活用紙26萬噸,產品或通過赤水河航道進入長江,或經蓉遵高速運往重慶、成都等地。

  B

  依托“新通道” 赤水家具銷海外

  最近,王德斌正跟俄羅斯商人談一單出口生意。“產品從赤水發出,只需一個多小時,就能到重慶裝上中歐班列。”他說。

  目前,紅赤水集團已擁有出口備案。之前,他們與全國300多家經銷商合作的同時,通過第三方公司,將產品銷售到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國家。

  在赤水市,對中歐班列和國家西部陸海新通道戰略高度關注的,還有梁瑩。

  三年前,赤水市立足靠長江、鄰川渝的優勢,努力發揮貴州長江經濟帶“橋頭堡”的作用,積極融入成渝經濟圈,承接產業轉移,通過“以商招商”引進重大項目西南(赤水)家具產業園。

  梁瑩是赤水市經開區西南(赤水)家具產業園的董事長。他看中了赤水緊鄰長江航道和瀘州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優勢,決定在這里建設產業園。

  現在,園區簽約的276家企業,已落戶144家,涉及家具生產、五金小配件、刀具、油漆、涂料等行業,初步形成了一條產業鏈。

  “這是一個‘兩頭在外’的園區——原料在外、銷售在外。”赤水市經開區經濟處副處長唐朝云說,今年,園區通過中歐班列,僅是從俄羅斯進口的松木,就達1280萬美元。

  由于園區離瀘州港距離近,加上與瀘州港長期存在貿易往來,去年12月28日,瀘州港貴州赤水分港,在這個園區掛牌成立。

  赤水市是川黔渝結合部城市,交通優勢明顯,距遵義225公里、貴陽377公里、重慶172公里、成都293公里、瀘州40公里。目前,還規劃了瀘遵高鐵、綦江經赤水到筠連高速公路。

  航運方面,兩山之間的赤水河繞城而過,在下游60公里處匯入長江,距瀘州市集裝箱港口40公里,通航能力達800噸;赤水港是貴州最大的通江港口,容貨船可達重慶至上海的各大港口和碼頭。

  “依托長江航運和瀘州港的多式聯運,將為產業園的主要原材料采購、家具銷售提供大宗運力和成本保障,降低園區入駐企業的采購及物流成本。”梁瑩興奮地說,這是“一帶一路”和陸海新通道建設帶來的“紅利”。

  目前,園區企業充分利用四川省瀘州市自由貿易試驗區、重慶市江津區雙福物流園區,已把家具發送到全國乃至海外。三年后,園區將實現木材進口和家具出口10億元人民幣。

  “今年8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提出,要建設自成都經瀘州(宜賓)、百色至北部灣出海通道,這將為赤水家具出口東南亞等地區提供了很大方便。”梁瑩說。

  C

  赤水河流域產業 引入國際資本

  其實,交通便捷后,在區域一體發展背景下,赤水市的優勢盡顯——

  赤水河流域高密度的道路系統,勾連起的不僅是通江達海之路,還有川、黔、渝地區的產業合作與互動。

  赤水市葫市鎮的天島湖,萬頃竹海環抱,但原本只有幾戶人家。后來,重慶企業修通了從山腳到山頂的公路,開發出康養度假產品。現在,這里成了重慶人、成都人的世界,夏季更是萬人云集。

  但赤水模式,只是作為黔川渝結合部的赤水河流域協同發展的一個縮影。

  赤水河中游地區,昔日紅軍長征渡過的赤水河二郎灘兩岸,連接川黔的赤水河紅軍特大橋,已經通車。大橋兩端,貴州的習酒、四川的郎酒,一邊是競爭,一邊是協同參與保護赤水河生態環境。

  白酒,是赤水河谷的重要產業。以茅臺酒為代表的優質醬香酒,早已聞名全球。在經歷深度調整后,醬香白酒行業迎來新的黃金十年,國內外資本隨之涌入,為赤水河谷這一優質產業,注入更強動力。

  在茅臺的引領下,赤水河兩岸,貴州、四川的醬香白酒行業,在競爭中合作,共同打造和維護赤水河谷優質醬香白酒生產核心區品牌,并取得成效。

  11月6日,在上海舉行的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貴州經貿交流會上,仁懷酒投公司與新加坡天寶富投資有限公司簽訂醬香酒產業投資基金項目合同,規模20億元,用于收儲仁懷市優質醬香基酒。

  這也是貴州省首個跨境股權投資私募白酒基金。此間,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主席張松生表示,除了讓中國和世界看到新加坡,也希望深化與中國企業在區域的互通互聯、金融及法律服務等領域合作,開拓第三方市場。

  此前,除了茅臺酒外,產自赤水河兩岸的國臺、郎酒、習酒等產品,早已乘著“一帶一路”的東風,一路漂洋過海。

  “隨著陸海新通道的建設,大量人流、物流、資金流,將在這條產業通道上迅速流動,相信貴州的進出口貿易將會和全球更好接軌。”赤水市發展和改革局干部何劍波說。

  貴陽日報融媒體記者

  責任編輯:何瑩瑩

双色球蓝球预测